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 回复本贴 ]·[版主管理]·[分区新闻]·[繁體閱讀]
第十七章 闯
送交者: 可恨张[♂★快递小哥★♂] 于 2018-01-09 11:01 已读 241 次  

回答: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-01-01 10:52

陆还只是个普通人,他没有我这样的肉身修复力。

被棺材钉捅穿心脏的瞬间,血就从伤口里喷涌了出来,如同一个喷泉,不断宣泄着他仅剩的生命力。

不得不说,陆还的求生**很强,被我捅穿心脏的下一秒,他就使出了全身力气,死死拽住我的手臂,不让我把棺材钉抽出来。

“你......你玩得太绝了.......”陆还脸色苍白着,不停的抽搐,每说出一个字,嘴里都在往外喷血沫子:“咱们这行.......不是你这么玩的.......”

“也不是你这么玩的。”

我低声说道,抬起左手,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,一脸的悲哀。

“规矩是所有人的底线,普通人有法律来制衡,但咱们这行的人呢?”我细声道:“陆哥,你坏了规矩,所以我爷爷才会去收拾你,我算是想起来了,他跟我说过你.......”

在此之前我确实没想起来,关于陆还的这些事.......听见他提到老爷子跑去湘西找他,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,老爷子跟我说过他的某些职业“污点”。

收钱不办事也就算了,看见事主家有漂亮的姑娘,还会编出来一些乌七八糟的理由,让人家陪他睡一宿。

答应还好说,不答应他就会使出一些手段,去威胁,去恐吓事主。

“规矩必须有,如果没了规矩,无论是行外人,还是咱们行内人,都会陷入到无法生存的境地.......”我说着,手上慢慢使了劲,开始将棺材钉往外抽:“你这颗老鼠屎要是一直活着,有很多先生都会学你,毕竟人性本恶,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啊.......”

听见我的话,陆还抽搐得更厉害了,嘴里不断往外吐着血沫子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“老鼠屎多了,咱们这一行就会变成粪坑,普通人确实对付不了咱们,但要是激起民愤,搞得咱们都变成了社会公敌,那么........”

“你.....你凭什么管........”陆还拼尽最后一点力气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我。

我听见这问题,很认真的想了两秒,然后给出了答复。

“因为我是阎王爷。”

话音一落,我轻轻拿开他的手,没费半点力气就把棺材钉抽了出来。

在棺材钉离开陆还肉身的那瞬间,他眼中仅存的生气也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死一样的呆滞。

我拿着棺材钉站了起来,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释然。

是啊,为什么要管闲事呢?

这一点我曾经也问过老爷子。

各家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,这才是长生久安之道啊。

不多事,自己就会没事,难道不是这样吗?

但话是这么说,有些事轮到我身上,该做还是得做。

“沈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,我不能给沈家丢人,更不能给我爷爷丢人,他原来没能管的事,我帮他管,他原来想收拾但没能收拾的人,我来收拾......”我喃喃道:“我也不爱管闲事......但谁叫我是沈家的子弟呢.......”

陈秋雁站在我身边,拿着一张纸巾,很细心的帮我擦拭着脸上的血迹。

“你觉得我这么做对吗?”我猛地握住陈秋雁的手腕,有些迷茫的问她。

陈秋雁愣了两秒,问我:“你觉得自己这么做开心吗?”

我点点头,说,挺开心的。

“有心理负担吗?”陈秋雁又问。

“没。”我摇头。

“你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?”陈秋雁最后问道。

我很认真的想了一会,说,对得起。

“那不就行了。”陈秋雁笑眯眯的说道:“虽然杀人是不好的事,但你杀了一个,说不定就会救好几个无辜人,以杀止杀是剑走偏锋的歪路,但也能算是正道啊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会劝我呢。”我苦笑道:“我觉得自己这么做还是过了点,如果人人都像是我一样,要法律干什么?”

陈秋雁笑眯眯的看着我,踮起脚尖,轻轻在我脸上吻了一下。

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觉得你是对的。”

“其实......其实变成这样的人有我就够了,杀人脏手,你以后还是别这样了。”我叹道:“我感觉很对不住你。”

一听我这话,陈秋雁毫无预兆的扑过来,一把抱住了我,止不住的笑着,眼睛都开心的眯了起来,看着像是两个小月牙。

“你是什么样的,我就是什么样的,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,那么我也能变成一个普通人,如果你变成了疯子,变成了杀人犯,我也能变成这样,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发疯呀。”陈秋雁抱紧了我,皱着小鼻子,在我肩上闻了两下,然后把脸贴了上去,轻轻的靠着:“就算你以后遇见再大的劫难,我也要跟你一起面对,不管是平平淡淡还是亡命天涯,我都能跟你并肩.......”

说到这里,陈秋雁抬起头来,可怜兮兮的看了我一眼。

“只要你别丢下我,算我求你好不好?”

“我什么时候丢下你了.......”我一愣。

“在云南啊!你把我骗出去!不就是想自己玩命吗!”

陈秋雁有些气愤的瞪了我一眼,似乎还觉得不解气,恶狠狠的又在我肩上咬了一口,但我能感觉到,她几乎都没使劲,就是用牙齿碰了一下,仅此而已。

“那不是担心........”

没等我把话说完,陈秋雁摇摇头,打断了我的话。

“如果以后你遇见了麻烦,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活命,想要竭尽全力的去搏一搏,那你记住,千万不要丢下我。”陈秋雁低声道,一字一句的说:“就算你会死,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,如果你骗我,把我一个人丢下了,我就马上自杀,然后去下面找你算账。”

“嘿,这还甩不脱你了。”我苦笑道。

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不管你以后是像传说里那样成仙得道,还是作恶多端掉了无间地狱,我都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.......”陈秋雁哼了一声,说:“反正你别想甩开我。”

“你个跟屁虫。”

我笑着,重重的抱了抱陈秋雁。

“我什么都没了,现在只有你,也幸亏有你,要不然的话......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........”

“别傻啦,你一直都会好好的,咱们都会好好的。”陈秋雁低声道:“你不光是我最爱的人,也是这世上我唯一的同类,我对你而言,也是这样的,对不对?”

同类。

我看着陈秋雁,想起自己肉身的变化,以及陈秋雁身上曾经出现的异变。

“对。”

我点点头,然后把爩鼠抱了起来,放在陈秋雁怀里,说别忘了它,跟咱们相依为命的,还有这个小胖墩。

“吱!”爩鼠叫了一声,脸上露出了一种人性化的笑容,似乎是很开心我能这么说。

我揉了揉它的小脑袋,又在陈秋雁脸上亲了一下,这才握着棺材钉,缓步向着楼上走去。

陈秋雁抱着爩鼠跟了上来,脸上也尽是笑容,看不见半点即将要对敌的紧张。

“小阎王还真是名不虚传。”

“可不是么,如果没这点本事,也用不着咱们跑过来帮忙了。”

听见楼上传来这两个陌生人的声音,我稍微愣了一下,紧接着也笑着回了一句:“就你们俩?没别人了?”

“没了。”声音较粗的那人回道:“如果我们俩联手都解决不了你,那么叫再多的人来也没用,那是送货上门的赔本生意,不能做啊。”

“王海真呢?”我很客气的问道。

听见我的问题,回答我的,是另外一个声音:“楼上等着呢,要是你能摆平我们,自然就能见到他。”




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,[请点这里投票,“赞”助支持!]
[举报反馈]·[ID前期主贴发言]·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-->>回复本贴]· [--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--] ·[返回前页]
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,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
所有跟贴:


加跟贴(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,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!)

用户名:密码:[--注册ID--]

标 题:

[所见即所得|预览模式]  [旧版发帖帮助]  [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]

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  插入视频


 发布前预览  图片上传 Youtube代码生成器

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:

>>>>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...






[ 留园条例 ] [ 广告服务 ] [ 联系我们 ] [ 个人帐户 ] [ 版主申请 ] [ Contact us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