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 回复本贴 ]·[版主管理]·[分区新闻]·[繁體閱讀]
第三章 遮掩
送交者: 可恨张[♂★☆快递小哥☆★♂] 于 2018-01-02 11:10 已读 343 次  

回答: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-01-01 10:52

雨没有停下,反而越下越大。

    无数水珠从天而降,落进了浑浊的烂泥里,好像变得更冷了。

    孤独。

    在我接受现实的瞬间,我就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。

    没有家,没有亲人,什么都没了。

    那种无根漂萍的感觉…….直让我心里疼得想要发疯。

    瘫在地上,我几乎是忘了爬起来,下意识的紧咬着嘴里的烂泥,任凭眼泪夺眶而出,也不敢哭出半点声音来。

    忽然,我发现右手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。

    虽然雨水太大都让我迷住了眼,但凭感觉来说…….那东西让我觉得很熟悉…….似乎是跟随了我很久…….

    没有多想,我下意识的将它抓了过来,侧过头一看,不是别的,正是那根帮了我无数次的大狱绳。

    此时映入我眼里的大狱绳,已经残缺不全,被我握住的这一头都开叉了,整体只有一根筷子长,其余的部分都不知道消失到哪儿去了…….

    我表情呆滞的看着这根绳子,陷入了茫然,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  “玩得够绝的…….”

    我喃喃自语道,把这根残缺的大狱绳捧在手里,小心翼翼的将它按在了心脏上,身子不住的颤抖着。

    先前我所感受到的孤独,此刻也消散了不少,似乎这根大狱绳就是老爷子他们残存的痕迹……

    嘭,嘭。

    在雨声之下,我依旧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。

    心跳的频率越来越慢,大概每隔开三四十秒才会跳动一次……

    这种变化似乎能够影响我的情绪。

    心跳频率越慢,我的情绪波动就越小,心里那种犹如针扎刀刮的痛苦,也在不动声色的消逝着……

    过了十分钟,或者是更长的时间,我也说不准。

    我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将那根大狱绳犹如珍宝一般,小心翼翼的藏在怀里,之后又回过头,看了看老爷子他们的尸首,跪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头……

    “没事的,爷,七宝,龙象,苗前辈,你们的仇……有我来报。”

    话音一落,我没有半点犹豫,起身后直接走了出去。

    掀开塑料布一看,外面有大群人站在路边望着我,陈秋雁则跟司徒站在一起,怀里还抱着呜呜咽咽叫着的爩鼠。

    “世安……”

    “我没事。”我笑了笑,跟个没事人一样,心里平静得犹如一潭死水,说着,我还冲陈秋雁招了招手,示意让她过来,别站在路边跟傻子一样让大雨淋,我这里好歹有塑料布挡着呢。

    看见我脸上的表情,司徒跟陈秋雁都显得有些诧异,互相看了看对方,眼里满是担忧。

    司徒想了想,最后还是跟着陈秋雁跑了过来,走到我身边问我:“老沈,你可得节哀顺变啊,这次的事确实有点出乎意料了,我们也没想到会…….”

    “正常。”我笑道:“跟旧教为敌,就该有死全家的打算,我只是运气差了点,压根就怨不得别人。”

    听见我的回答,司徒很明显的愣了一秒,皱着眉问。

    “你真的这么想?”

    “可不是么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我这个人啊,跟我爷爷一样,认命,输了就是输了,没什么不服气的。”

    但是呢…….

    我转过头,目不转睛的看着司徒,笑容略显僵硬的问了一句:“这次的事,都有谁掺和,能给我报个名吗?”

    “就是旧教的那帮…….”

    “不止是他们。”我打断了司徒的话,笑容依旧:“我记得你说过,还有其他先生跟了旧教,是有这么回事吧?”

    我原本以为司徒会点点头,然后继续告诉我一些细节,但这一次他却出乎意料的没吭声,表情万分的矛盾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我问司徒,语气也不禁疑惑了起来:“你是不方便跟我说?还是说你不知道?”

    司徒默不作声的看了我一会,眼里的纠结越发浓厚,到最后才一咬牙,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低声说:“我来之前,我的老领导就嘱咐过我,让我一定要控制住局面,对付旧教的事,已经有官方插手了,行里的麻烦越少越好,要不然容易坏事。”

    我一愣,没吱声。

    “老沈,你知道吗?”司徒走过来,帮我打着伞,递了支烟给我,语重心长的说:“像是你爷爷这样的老前辈,无论再怎么低调,再怎么不问世事,上头也会拿他们当成国宝来看,所以他出事了,我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,你相信我们,这事绝对帮你办了。”

    “司徒哥,我问你个事儿呗。”我笑道。

    “你说。”司徒点点头。

    “你的意思就是,什么事都让你们官方来处理,我这个当事人,只能被你们挤在边上,什么都不能做,是这样吧?”我问。

    司徒苦笑着没说话,但表情已经说明了,他就是那么个意思。

    “我觉得,要么是我以前看错你了,要么……你现在的情况也不乐观吧?”我冷不丁的问道。

    司徒不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,我跟他打过好几次交道,包括老爷子也是,都觉得这人不错,虽然有时候喜欢打官腔,但说到底也是个性情中人。

    他现在说的话,就不是他那种性格能说出来的,更何况我都落到这种境地了,他要是再这么说话…那不是明摆着要跟我撕破脸吗?

    “是啊,大家都不乐观。”司徒叹了口气,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,眼神里满是无奈。

    “你真的不说?”我皱着眉问。

    司徒点点头,说,不是不说,是不方便说,哥们你别为难我,以后我肯定给你一个交代。

    “行啊……你不说的话……那我只有自己去找了…….”我笑了笑:“咱们曾经是朋友,就凭这点,我也不可能为难你,你说对不?”

    “老沈,别这么玩,现在的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很多人都掺和进来了。”司徒无奈的看着我,说:“上面在内部斗争,你们也在内部斗争,这样的局势我从来没见过,连听都没听说过…….”

    “斗争不斗争,这个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只想知道,除了我们这一行的人,还有别的人插手吗?”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司徒:“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,不用我明说吧?”

    司徒这一次直接沉默了,连岔开话题的举动都不敢有,眼神很明显的有些慌张。

    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我点点头,没再多问。

    “你别乱来。”司徒咬着牙,压低了嗓子,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,一字一句的说:“这次你最好别冒头,沈家倒了,你的能量不比以前,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你不会不懂,当心被人一棒子打死。”

    我看着一脸认真的司徒,只觉得有些挠头,问他,你觉得我姓宋还是姓沈?

    “什么意思?”司徒愣了一下。

    “我爷爷跟我说过,四川原先有两个先生世家,一宋一沈。”我笑道:“宋呢,就是那个宋补天,我听很多人提到过他,他比我强,忍辱负重了好几年才敢冒头,可我不一样……”

    司徒表情有些难看了。

    “沈家人的脾气都是遗传的,人站在我头上撒尿,我就得爬人头上拉屎。”我笑道:“谁跳出来收拾我,谁就是我一个要干掉的人,不管是行里人还是行外人…….”

    “你是真想沈家被灭门吗??”司徒瞪大了眼睛,有些着急的看着我:“你不该这么没有理智啊!!”

    这时候,站在我们正对面的那些人也注意到了我们,似乎是听见司徒的话了,有些警惕的往我这里看着。

    “理智?”

    我反问道,抬起手接了一些雨水,使劲往脸上抹了抹,又擦了几下。

    “越有理智的人,吃的亏就越大,这句话是苗老前辈告诉我的,我不能忘。”

    说着,我把雨伞拿开,仰起头看了看天上。

    雨没有停下,反而越下越大。

    无数水珠从天而降,落进了浑浊的烂泥里。

    好像变得更冷了。




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,[请点这里投票,“赞”助支持!]
[举报反馈]·[ID前期主贴发言]·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-->>回复本贴]· [--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--] ·[返回前页]
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,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
所有跟贴:


加跟贴(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,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!)

用户名:密码:[--注册ID--]

标 题:

[所见即所得|预览模式]  [旧版发帖帮助]  [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]

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  插入视频


 发布前预览  图片上传 Youtube代码生成器

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:

>>>>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...






[ 留园条例 ] [ 广告服务 ] [ 联系我们 ] [ 个人帐户 ] [ 版主申请 ] [ Contact us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