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 回复本贴 ]·[版主管理]·[分区新闻]·[繁體閱讀]
第一章 家
送交者: 可恨张[♂★快递小哥★♂] 于 2018-01-01 10:52 已读 462 次  

回答: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-01-01 10:52

在返回成都的飞机上,司徒跟他带来的那帮人都坐在前面,距离我们很远,似乎是想给我们留一个绝对安静的角落,好让我们平复一下心情。

  但说实在的,我觉得自己没什么心情需要平复,因为在他说出那句话之前,我就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  都是假的。

  老爷子他们不可能死,哪怕是受伤了,还他妈的受了重伤,也不可能死在旧教那帮龟儿子手里。

  想要一口气做掉老爷子跟苗武人,至少也得有旧教的先知出面,更何况先知也是百战百胜的........

  “何息公什么时候走的?”我问陈秋雁。

  此时此刻,陈秋雁似乎是害怕我会崩溃,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。

  发现我情绪万分平静,她脸上的惊慌更是明显。

  “司徒他们找过来的时候,何息公就跑了,说是不能在他们面前露面,要不然会出大事。”

  “这老家伙跑得还挺快啊.......”我笑了笑:“这次我们可是欠他一个人情,但他也欠咱们的,算是扯平了。”

  陈秋雁嗯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把头凑了过来,像是小猫一样,轻轻蹭了蹭我的脸。

  不知道她是怎么了,很突然的颤抖了两下,似乎是在强行控制着情绪,眼圈都红了,但还是不发一声。

  “哭什么?”我揉了揉陈秋雁的头发,声音有些低沉:“咱们都大难不死了,应该高兴才对,有什么好哭的?”

  在这个过程中,爩鼠一直都坐在边上盯着我们,一动不动,像是在观察什么。

  我能感觉到爩鼠眼里那种人性化的茫然,它很迷茫,起码目前是这样。

  没等我再说什么,陈秋雁毫无预兆的大哭了起来,跟悲痛得不能自己的孩子一样,紧紧的抱着我失声痛哭。

  所有人都是一样,哪怕再能控制住情绪的人,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空壳。

  承受压力,忍受压力,但这一切终究都有个限度。

  陈秋雁的失声痛哭,就是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,先前被我强压在心底的情绪,只在刹那间就崩溃了,如同冲垮了堤坝的洪水,猛地汹涌肆虐了出来......

  毫不夸张的说,我当时根本就哭不出来,整个身子都在发抖,完全感觉不到悲痛的情绪,只有难以言喻的害怕。

  真的,我怂了,怂大了。

  可以说我先前强压情绪的举动,是为了保持平静,以让我有更冷静的状态去面对那些麻烦事。

  但仔细想想,那种举动.......跟逃避又有什么区别?

  我没敢哭出来,也哭不出来,只能紧紧的抱着陈秋雁,身子不断的发着抖,从未感觉自己这么害怕过。

  在面对那些旧日者时,我的恐惧,是发自心底害怕失去生命的恐惧,但是此时此刻,我感受到的,则是害怕失去一切的恐惧.......

  老爷子,七宝,常龙象,苗武人。

  不得不说,老爷子是我的至亲,七宝跟常龙象是我的兄弟,他们出意外了,我伤心是正常的事,那么苗武人出意外......我伤心也应该是理所应当的。

  他帮了我们太多,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,他似乎也融入到了药铺这个小团体里.......对老爷子而言,恐怕他也算是自己的家人了,一个老弟兄。

  在老爷子出事的时候,也是他在竭尽全力的帮我,虽然平常他会给人一种幸灾乐祸的意思,但是追根究底.......他是个好人,也是一个值得让人尊重的老前辈,这并不是开玩笑。

  原先还热热闹闹的药铺.......所有人都是好好的,结果今天司徒一开口就说,人全都走了,这他妈不是跟我开玩笑吗??

  这时候,司徒忽然起身,往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“老沈,你先稳定一下情绪,有什么事咱都能慢慢解决,千万别.......”

  “你是不是跟我开玩笑呢?”我抬起头,目不转睛的盯着司徒:“我爷爷走了,我那俩兄弟也走了,苗老前辈也走了.......你的意思是,药铺里的那些人都他妈死光了,我们沈家也死绝了,就剩下我一个人了,是这样吗?”

  司徒沉默着,一句话也没说,但那种满是同情的眼神已经给了我答案。

  看见他这副反应,我也随之沉默了下去,深吸了一口气,很勉强的让情绪平静了一些。

  “还有多久能到成都?”

  一听我的问题,司徒看了看手表,忙不迭的说:“最多还有半个小时飞机就能着陆了。”

  我点点头,没再多问,往后靠了靠,像是想蜷缩在椅背的角落里,闭上眼沉默了下去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时间流逝的速度似乎越来越慢,每一秒都让我觉得度日如年。

  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感觉到了一丝失重感,睁开眼一看,飞机已经开始降落.......

  从飞机上下来,再跟司徒叫来的那帮人碰面,这个过程很短,不到三分钟我就坐上了前往药铺的轿车。

  陈秋雁从头到尾都牵着我的手,没有放开过哪怕一次,爩鼠也是赖在我肩上不下来,两只小爪子死死拽着我衣服,小心翼翼的扫视着四周。

  我在成都生活了很多年,但这一次回来,我却感受到了原来都不曾有过的陌生感。

  坐上车的时候,外面正在下雨,由于已经临近傍晚,温度也有些下降了,再加上潮湿跟雨水的渲染......好像这座城市都被笼罩进了一片阴霾之中。

  我靠着车座,有些瑟缩的又往后靠了靠,身子细微的颤抖着,从后视镜里看,我的脸色就跟死人差不多,惨白到了狼狈不堪的地步。

  司徒的目光一直都在我脸上转悠,从上车开始,就没有移开过,似乎是在担心我,眼里的神色极其的复杂。

  “老沈,一会你无论看见什么,都冷静点,沈家就你一个人了,如果你再出什么意外......”

  说到这里,司徒猛地停顿了两秒,也不再多说什么,转过头跟我一样沉默着。

  他不傻。

  他应该清楚,在这种情况下,最好的安慰就是不用安慰,在不说话的状态下,我的情绪更容易稳定住,不可能那么容易崩溃.......

  伴随着我不断的深呼吸,我感觉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没那么沉重了。

  但也就在这时,轿车缓缓驶入了老街。

  一股烧焦的味道,不动声色的从远处飘来,传进了我的鼻腔里。

  “啥子味道?”我一皱眉,有些诧异的问司徒:“好像是从药铺那边传过来的,那里到底怎么了??”

  司徒叹了口气,说,一会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。

  此时的老街上空无一人,也没有别的车驶过,所以我们乘坐的轿车行驶速度很快,在没有任何阻碍的老街上,飞速往药铺的方向疾驰着。

  距离药铺越近,我能闻到的那股烧焦味就越浓。

  很快。

  轿车靠着路边停了下来,药铺被一圈黄色类似塑料布的东西隔开了,像是还在建筑的施工工地那样,周边都打了一圈钢架。

  有很多穿着军装的人在路边徘徊,看见司徒下车的时候,还跟他点点头打了招呼。

  “没事的。”

  我喃喃道,紧紧握住陈秋雁的手掌,像是在安慰她,实则是安慰自己。

  “没事的.......”

  司徒走在我前面,冲我招了招手,示意让我赶紧跟上。

  在此之前,我一直都想尽快赶回家里,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现在我却站在路边挪不动步子,好像两只脚都有千斤重.......

  陈秋雁轻轻挽着我的手臂,没说什么,但她的态度已经表明了......似乎是想跟我一起面对这一切。

  我站在原地,足足缓了两三分钟,最后才跟上站在前方等待我的司徒。

  他领着路,走到药铺外,缓缓将犹如门帘一样的塑料布掀开。

  我只是往里看了一眼......仅仅一眼.......

  在我心里,曾经我所拥有的一切,就在那瞬间.......

  崩塌了。




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,[请点这里投票,“赞”助支持!]
[举报反馈]·[ID前期主贴发言]·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-->>回复本贴]· [--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--] ·[返回前页]
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,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
所有跟贴:


加跟贴(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,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!)

用户名:密码:[--注册ID--]

标 题:

[所见即所得|预览模式]  [旧版发帖帮助]  [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]

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  插入视频


 发布前预览  图片上传 Youtube代码生成器

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:

>>>>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...






[ 留园条例 ] [ 广告服务 ] [ 联系我们 ] [ 个人帐户 ] [ 版主申请 ] [ Contact us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