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 回复本贴 ]·[版主管理]·[分区新闻]·[繁體閱讀]
第十一章 人中龙凤金蝉子
送交者: Frank613[御史大夫★★★☆] 于 2017-12-28 10:43 已读 598 次  

回答: 平妖二十年 第五卷,大圣抢亲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-12-24 18:46

  为什么?
  
  听到马一岙的话语,无论是我,还是蒋伯,都非常惊讶,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——特别是我,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修行行当里面的门外汉,自然知道这奇经八脉,对于修行者的重要性。
  
  须知,所谓奇经八脉,指的是督脉、任脉、冲脉、带脉、阳维脉、阴维脉、阴蹻脉、阳蹻脉这八脉。
  
  它因为与十二正经不同,既不直属脏腑,又无表里配合关系,“别道奇行”,故称“奇经”,它沟通了十二经脉之间的联系,又对十二经气血有蓄积和渗灌的调节作用。
  
  这封印了六处,相当于绑着一只手与人打架,又或者单腿走路,实力不是减半,而是大打折扣。
  
 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  
  我实在是闹不明白,而马一岙却苦笑着对那老庙祝说道:“蒋伯,你既然对医术精修,不如再看看,我师父为什么要封印我呢?”
  
  听到他的话,蒋伯也非常好奇,点头,说好,你且等。
  
  他离开了房间,没一会儿,背来了一个医箱,箱子里取出了一个皮袋来,打开之后,是好几排银针。
  
  他取出一根两寸长的银针,对马一岙说道:“我可以么?”
  
  马一岙点头,说请便。
  
  蒋伯不再犹豫,将那长长的银针,直接扎进了马一岙的胸口处去。
  
  我瞧见那位置,仿佛是心脏,我瞧见了都心惊胆战,忍不住想要阻止,但看马一岙并无表示,也只有强行按捺住心中的冲动来,耐心等待。
  
  那蒋伯连续朝马一岙扎了三针,一针在心口处,一阵在头部,而最后一针,则在会阴处。
  
  别的地方,我都还可以忍受,朝会阴处扎去的那一针,我看得都下意识地想要夹紧腿,浑身直哆嗦,感同身受。
  
  三针过后,蒋伯摸出了一个古怪的铜器来,那玩意有点儿像是风水先生的罗盘,不过细节处又有很大的不同,中间一个磁石指针,然后周围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刻度之类的东西。
  
  而指针的中心,则有一个小凹口。
  
  他将三根针分别拔出,上面带着的鲜血,滴落在了凹口上。
  
  第一滴血,滴落下来,那指针开始摇晃,第二滴,指针转圈。
  
  而第三滴下来的时候,那指针直接就疯了,跟指尖陀螺一样,疯狂转动,根本就停不下来。
  
  如此两三分钟过去了,指针终于停下来了。
  
  我凑上前去打量,却发现这些字,我根本就认不明白,有点儿像是古代的象形文字。
  
  等等,我想起了,之前在霸下秘境的时候,我看过类似的文字。
  
  妖文。
  
  而没有等我琢磨过来呢,那蒋伯却是吓了一大跳,一脸惊悸地看着马一岙,说道:“你,你这是金蝉子,人中龙凤的体质啊?”
  
  金蝉子?
  
  我一脸懵逼,对蒋伯说道:“你这个,怕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  
  我虽然读书不多,但金蝉子是什么,我还是懂的——金蝉子是释迦牟尼如来佛的二徒弟,因为有“金蝉脱壳”的神通,故而血肉凝聚,有那长生、再生的能力。
  
  这也是《西游记》里面,金蝉子转世之后的唐僧,吃了他的肉,有长生不老功效的由来。
  
  只是……
  
  这也太扯了吧,平常人里,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?
  
  听到我的质疑,蒋伯却一脸正色地说道:“夜行者之中,有洪荒龙风等诸天神奇血脉,一旦觉醒,实力突飞猛进,而人类与夜行者纠缠的时间数百万年,但为什么是人类主宰和掌管了主体世界呢?你想过这一点没有?“
  
  啊?
  
  我愣了半天,方才说道:“为什么?”
  
  蒋伯说道:“因为人类里面,也有许多顶级厉害的能力和血脉,有的是通过长久的修行之后顿悟体现,而有的,则是直接融入在血脉之中,有一部分人超脱出来,成为了陆地神仙一样的人物,而有的则会将自己的血脉传承下去,而这个‘金蝉子’,便是其中之一——它的由来,是明朝之时出现的,说不清楚是受了《西游记》的影响,还是《西游记》受了它的启迪……“
  
  他说的这话儿,着实是有一些太过于玄幻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他的话,居然就深信不疑了。
  
  我回过头来,对着马一岙说道:“我勒个去,是不是说,吃了你的肉,可以长生不老?”
  
  马一岙病怏怏的,脸色苍白,此刻却笑了,说行啊,回头我去医院割了包-皮,给你尝一尝,看看有没有效果……
  
  呃……
  
  我忍不住地翻白眼,而马一岙则对蒋伯正色说道:“现在,您应该明白我师父为什么会封印住我的经脉了吧?”
  
  蒋伯点头说懂了。
  
  两人仿佛在说秘语一样,我在旁边听着头昏脑涨的,忍不住问道:“我不懂啊,到底为什么呢?”
  
  蒋伯瞧见马一岙有气无力的样子,便跟我解释道:“一般来讲,金蝉子体质的修行者,乃人中龙凤,天生道缘,如同转生活佛一般,根骨和悟性极佳,身体天生就能够吸收隐藏在时间与空间之中的能量,净化体质,超脱凡胎;然而越是这般,越容易招人忌恨,特别是修行至妖王以上的夜行者,或者是魔,因为对它们来说,这样体质的修行者,实乃‘人宝’,比妖族大圣的妖元,或者天材地宝,更加有吸引力……“
  
  我这会儿终于明白了,看着马一岙,说也就是说,你师父怕你夭折,所以才会如此?
  
  马一岙点头,说对,凡事有利就有弊,若不是我师父封印住了我的体质,将这消息给死死掩藏住,只怕我也活不到现在来。
  
  蒋伯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那现在呢?你是怎么想的?”
  
  马一岙苦笑,说我还有得选择么?
  
  蒋伯说道:“之前我并不知晓,而现在既然确定了你是那金蝉子的体质,那么就算是你这般的状况,应该也不会死,只不过需要休养过一年半载,这段日子内,不与人动手,基本上就会无碍。”
  
  马一岙摇头,说我等不了那么久。
  
  蒋伯说道你可想好了,如果我帮你解开封印的经脉,虽然可以让你金蝉子的体质重现天日,但你很有可能会被魔头盯上,而且还会种下情劫诅咒,难以自拔?
  
  情劫诅咒,这是什么鬼?
  
  马一岙点头,说我想好了——侯子,你的玄武宁心,可以借给我戴上一段时间么?
  
  我听到,赶忙拿出来,然后问蒋伯,说这个可以隐藏住他的气息么?
  
  蒋伯接过来,打量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这个,或许可以,或许……如果是很厉害的魔,未必能够瞒得住——而且你师父当年帮你封印,想必是费了许多的功夫,现如今只要解开,想要再封印,恐怕是没有可能了。所以,此事一开,日后你必然会麻烦不断……”
  
  马一岙坚定地说道:“我,想好了,拜托你了。”
  
  蒋伯沉默了一会儿,点头叹息,说好,我知道了,既如此,老头子我今天,就帮你将封印的经脉给解开吧……
  
  他吩咐我去厨房烧热水,又作诸般准备,我不敢怠慢,赶忙去弄。
  
  如此忙碌了半个小时,一应东西都准备妥当。
  
  蒋伯让我在外面守着,帮忙放风,而他则在房间里帮马一岙解封,我瞧见他那一套看着如同刑具一般的医疗工具,胆战心惊,有心在旁边围观,却给蒋伯虎着脸赶了出去。
  
  我有些不太确定,还是马一岙给我使了眼色,方才选择离开。
  
  这个小岛上面的妈祖庙,不算大,看着十分破败的样子,整个庙里面,除了蒋伯这个庙祝之外,也没有再看到其他人。
  
  先前闹了一阵子,现在已是深夜,四周一片寂静,仿佛之前的事情,完全没有发生过。
  
  我坐在西厢房的不远处,仰望璀璨星空,突然发现,今天的繁星,远比往日更加明亮,有好几颗星子,如同钻石一般绚烂。
  
  外面蝉唱,时不时有蛙声传来,而屋子里面,则有压抑的呻吟声。
  
  马一岙是个硬汉子,能够让他如此痛苦难捱的,恐怕是真的很疼。
  
  痛入骨髓。
  
  一个屋子,分开了两人,马一岙在里面痛苦呻吟,有时甚至如同野兽一般低声嘶吼,而我则在外面焦急难耐,好几次都想冲进去瞧个清楚。
  
  如此漫长的时间,不知道等了多久,突然间,那门开了,换了一身短衫的马一岙走了出来。
  
  因为是短衫,所以能够看到胳膊和腿。
  
  先前那触目惊心的狰狞疤痕不见了,一点儿痕迹都没有,而且变得越发娇嫩,如同剥了壳的鸡蛋。
  
  而原本奄奄一息的马一岙,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,他的双目之中,还有隐隐金光,如同闪电一般,刺啦闪烁,仿佛某种气场在往外荡漾,而又给腰间的某种东西给按捺下去。
  
  此时此刻的马一岙,如同一座活火山。
  
  一旦爆发,天崩地裂。
  
  他瞧见我,笑了,说怎么样?
  
  他这一笑,如百花盛开,整个空间都仿佛明媚起来。
  
  这,就是完全体的马哥,么?




喜欢Frank61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,[请点这里投票,“赞”助支持!]
[举报反馈]·[ID前期主贴发言]·[返回灵异空间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-->>回复本贴]· [--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--] ·[返回前页]
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,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。

所有跟贴:


加跟贴(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,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!)

用户名:密码:[--注册ID--]

标 题:

[所见即所得|预览模式]  [旧版发帖帮助]  [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]

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  插入视频


 发布前预览  图片上传 Youtube代码生成器

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:

>>>>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...






[ 留园条例 ] [ 广告服务 ] [ 联系我们 ] [ 个人帐户 ] [ 版主申请 ] [ Contact us ]